章节目录 第五百五十八章 怀疑(二)

    那蝴蝶是低阶灵蝶,翅膀非常美丽,有奇异的花纹和斑驳的色彩,飞起来流光溢彩的。

    扈暖很喜欢:“谢谢师伯。”

    南门惊扬笑笑,眼里很开心。

    没了,只有一只蝴蝶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心里说:是我们不配。

    好吧,除了扈暖他们谁也不喜欢。会飞的虫子而已。

    而南门惊扬开始考察功课,不凶,但很细,从主课到副课,再到选修课。

    可怜五个孩子被问的大汗淋漓,眼神讨饶:师叔,快来劝劝你夫君。

    宫素环才不要,煞有兴致的托着脸看着,看好戏。

    同时心底苦涩,她和他都是喜欢孩子的,可没想到他其实比她更喜欢。如果有个他们自己的孩子该多好,像扈暖一样可爱,像金信一样调皮,像冷偌一样漂亮,像萧讴一样稳重,像兰玖一样聪慧。

    要是扈轻知道她的想法定会劝她:亲,从前有个女的,许愿生个像什么一样像什么一样像什么一样的女儿,然后就有了一个这样的女儿,叫白雪公主,然后白雪公主没了娘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?告诉我们:孩子这玩意儿来啥要啥,不管啥样都稀罕着,你给孩子提要求,就是要自己的命啊。

    宫素环不知道白雪公主的故事,畅想有个亲生孩子怎样怎样,该多么幸福。

    五个小的可不觉得幸福,太难了,我们太难了。

    扈暖说:“师伯,你会的太多了,我们年纪还小,没学那么多。等我们像你一样大时,就像你一样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南门惊扬忍不住又笑了。

    说:“教你就会了,师伯教你们布阵。”

    扈暖惊呆,不是,师伯,你知道我要学习多少东西吗?

    礼貌拒绝:“谢谢师伯,不用了师伯,师傅会教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南门惊扬:“你师傅在阵法上的造诣可远不如我,我教你们布迷幻阵。”

    扈暖脸色一苦,并不想学。

    可南门惊扬更想教了。

    逼着小孩子学东西,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萧讴很开心:“谢谢师伯,我们一定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南门惊扬笑笑,嗯,好好学,你只是顺带的。

    于是明明是到无极门来走亲戚的,莫名就开始上课了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他们还只是孩子,求放过。

    大人:孩子才要学习啊,趁着年轻多学习。

    半天课程过去,约好第二天继续的。可南门惊扬又失约了。是又有感悟了?

    太好了,师伯去闭关吧,师伯不用出现了,谢谢。

    疯玩一天,和无极门差不多年纪的弟子们混得纯熟,约好第二天继续。

    然后隔天南门惊扬出现了,一大早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五人:“...”

    扈暖问他:“昨天师伯没来。”

    南门惊扬歉意的笑笑:“有些事情要处理,今天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扈暖:“...”还不如不来。

    又是学习的一天呢。

    但南门惊扬带他们进了无极门的一处天然幻阵,里头假山小桥,游人如织,明知是假的,可看上去就是真的,而且和人接触的时候感觉得到人的体温和触感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来,人群变成雾气,散开。

    五人摸着自己的手,明明是真实的触感,怎么是假的呢?

    南门惊扬说:“欺骗了你们的五感,你们的五感欺骗了你们的心。”

    那怎么办?

    “守心。”

    教他们怎么守心。

    五个孩子都是聪明的,一教就会,会了之后再看,游人和街景,变成很虚假的影像。

    自己真棒,能看破幻阵了。

    然后南门惊扬说,这是无极门炼气弟子的历练之地。

    ...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人家无极门是专业的,当然不是他们能比的。

    这一天,南门惊扬没再约,隔了两天才出现的。之后又隔了几天出现。

    在他不出现的时候都是宫素环带着他们玩,出去玩,或者和无极门的弟子玩,玩得很尽兴。

    但对南门惊扬那里渐渐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南门惊扬很喜欢他们,这一点毋庸置疑,他们这么优秀这么可爱,谁会不喜欢他们呢?

    所以他明明很喜欢他们,明明想多和他们一起玩,为什么隔着越来越长的时间才出现呢?

    很不解。

    讨论来讨论去,只有一个可能,夫妻感情不和呀。他们是娘家这边的亲戚,南门惊扬不喜欢宫师叔的话就会跟他们保持距离。尽管他们魅力太大南门惊扬拒绝不了,但他还是用失约和消失来表达他对宫师叔的不喜欢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样,这样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冷偌觉得应该不是,可她也找不到别的理由。上辈子无极山这边的消息太少,给不了她参考,只是确定宫素环这里会出事。所以现在夫妻两人的感情就淡了?

    然后他们就问到宫素环跟前,师叔啊,你和你夫君是不是没法过了,没法过就回家吧,咱家不缺一座两座山头。

    宫素环觉得好笑,这些孩子,想什么呢。不过,他们是关心她,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解释,才十几岁的少年男女,离着他们自己成亲还早得很呢。

    只说道侣和道侣是不一样的,天下的道侣不是一个样。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,只要两人开心自在就行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扈暖:“师叔很喜欢师伯?”

    宫素环笑。

    “师伯很喜欢师叔?”

    宫素环还是笑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你们不一个屋睡觉?”

    宫素环更是笑,傻孩子哟,你们都这样问了我们更不好意在一起了好不好。你师伯那人羞涩着呢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不将孩子话告诉南门惊扬,不然他会害羞的。

    想到南门惊扬这些天的好心情,宫素环已经在谋划以后怎么把可爱的师侄多多的诓来自家玩。

    可南门惊扬其实并没有宫素环想的那样心情好,或者说,他的心情好是真的,可心情也很不好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,南门惊扬的心情非常愉悦。

    他喜欢孩子,宫素环也喜欢,可就是没有。只能等,修为越高孕育子嗣越不容易,或许哪天上天垂怜就有了。

    无极门里那么多小弟子,小到五六岁,他见过那么多,可从来没一个像朝华宗这五个孩子一样让他见之心喜。特别是扈暖,又乖萌又灵动,看她笑或者不笑的模样,心里便软成一团。

    如果将来生个这样的女儿,多幸福。

    愉快的一天过去,半夜,阵筒异样,他去了修炼洞府。器灵出来,问修炼的问题。

    南门惊扬没想其他,被器灵绊住一天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