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看钱下菜,贵宾待遇

    “这是一艘宝船?就算大炎远洋船队的旗舰‘大福号’也不过如此了吧?”

    伴随着大雾,出现在王远眼前的巨舶,长四十四丈,宽十八丈,宽阔的甲板好像一片军营中的校场。

    甲板之上有前、中、后三座山丘般的高大船楼。

    艏部是二层通透性的艏楼,主甲板中部由一层甲板室构成舯楼,艉部则是高达三层的艉楼,自底舱到船楼顶层,共分五层。

    船上共计竖起九根好像天柱般的桅杆,挂着整整十二张硬帆。

    站在这种庞然大物的甲板上,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渺小。

    被“邀请”上船的王远转头四顾,却没有在这座本应由数百人操纵的宝船上,看到任何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睛,【观不净】中的宝船顿时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。

    船身上到处都是足以让其沉没的破洞,木板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海底寄生物,藤壶、管虫、苔藓虫、贻贝、藻类...

    孔洞中、角落里还生长着一丛丛纤细的黑色触手,如同在海水中一样轻轻飘荡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艘早就沉入海底多年的沉船,又从水下重新漂上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【通心法螺】中忽然传出了一阵细微的杂音。

    可惜,因为【戒律禁忌】中三天才能使用一次的规则限制,根本听不清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王远略一皱眉,不慌不忙地掏出《小生死簿》,在【通心法螺】的志述中“主人:王远”这一列轻轻一抹。

    上面的字迹登时变成了主人:...杏儿。

    随着从属的无缝切换,【诡物】的使用限制也因此而被重置。

    “滋啦滋啦!滋啦!”

    这一手骚操作顿时让【通心法螺】中传出的杂音都凌乱了几分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之后,最终也只能乖乖给无良的“太上皇”卖力干活。

    虽然王远依旧无法直接听到它在说什么,但耳边随即便响起了狐狸精那嗓音甜美的同声翻译:

    【一、...大炎宝船一旦出现,便会将方圆二十里内的所有人都“邀请”上船...】

    意外登船已经是既定事实,第一条禁忌刚刚念了一个开头就立刻隐去。

    “大炎宝船?我在海上跑着跑着竟然一头撞上了这个【诡异】?”

    王远在微微一惊之后,便又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当初诡市开张买卖寿元的时候,他就专门研究过这位【诡异】界的“同行”,只要不贪心其实危险性并不大。

    接着杏儿开始继续转述后面的禁忌:

    【二、宝船会根据每个登船者的“财力”多寡给予评级:铁牌、银牌、金牌、玉牌,上方标注可用余额。

    并根据评级引导您前往天、地、玄、黄四个不同的楼层消费。

    (能登船者限定最高为:道将和阴神境术士,术士极限寿命为150年,计价方式同时参考财富和寿元)】

    王远也认同一种现实。

    就价值来说,道兵、术士和普通人明显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最直观的“气运”,普通人的气运通常是白烟绕梁[-2-0]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术士无论出身多么低贱,只要能“受箓入道”成为赤篆,气运立刻跃升为红光罩命“1”。

    晋升【真气境】后再加一点,后面依次累积,若是能晋升【真人】,立刻紫气东来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王远自然也不例外,在点化真气后,气运一跃跳到了“2”,这就是大象能一脚踩烂水坑,而不是溺毙其中的内在道理之一。

    而普通人在被“诡迷心窍”之后,甚至完全发现不了这艘船的异常。

    在向其他人复述时,只会变成档案中那种好像奇遇一般的样子。

    【三、在上下楼梯的时候不要数台阶(有可能一脚踩空误入其他区域,因承受不起对应奇珍异宝的价值而瞬间暴毙,可用于刺杀)。】

    【四、船上货物价值极高,只要触碰就必须付钱购买,若不买下则永远无法离船。

    (诡迷心窍让人在登船后便忘乎所以,一定要克制贪欲,否则只会慢慢花干净最后一丝寿元)】

    【五、大炎宝船从“海运商贸”这个概念中诞生,只要海洋贸易存在一天,它就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其中的奇珍异宝并不是通商得来,而是自动汇集四海之中失事的远洋船只,将它们携带的货物转移到自己的货仓里。

    故而,其极端厌恶劫掠财宝、蓄意毁坏船只等行为(但不禁止客人间的互相拼杀,可诱导无知的同行者触犯禁忌)。】

    【六、隐秘禁忌:

    在宝船的商贸规则中一切都有价值,一人余生消耗的财货,丝绸、瓷器、粮食、茶叶...等等可以在结算时冲抵寿命。

    (警告:在所有登船者中,一次只有一人可以享受此待遇!足以拿来作为刺杀的绝佳机会!)】

    王远觉得这枚【通心法螺】八成是出自“杀业寺”自己的资深杀手,而不是其他寺庙里的得道高僧。

    时时都想着“毁人不倦”,要将持有者培养成一个能利用一切条件完成刺杀的专业刺客。

    就在【通心法螺】诉说完规则之后,大炎宝船对王远的“资产评估”也随之到来。

    一只台秤凭空出现在他的脚下,上面显示的刻度顿时一阵飞涨。

    从一到十再到二十....铁牌、银牌几乎一闪便过。

    又在眨眼之间,就冲破了金牌和作为赤篆极限150年寿数的玉牌,然后...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这台秤就被王远给一脚踩爆了。

    他呆呆地站在一堆破烂身上,脑子里第一时间就回想起了其中“不能毁坏船只”的禁忌,不禁喃喃道:

    “咱可不兴讹人的啊!你这分明就是自己质量有问题!”

    忽然脑中灵光一现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默默取出为了保险起见,作为底牌一起带来的【诡物·钱柜】!

    这里面装着的可是一整个【诡市】;薛家积累百年的万贯家财、兵器甲胄、火器军械;还有最最值钱的货品...寿元!

    “云楼鬼市”开张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刚开张那会儿不信邪的人不少,来往顾客的质量又极高,栽了跟头的赤篆术士都毫不鲜见。

    甚至被整个吃掉的也很是不少。

    即使中间收获的寿元有所损耗,不至于吃掉多少就收入多少。

    但其中积累的凡人境寿元也达到了678年,赤篆境的寿元也足足有243年,早就远远超过了一位阴神境术士的极限。

    怪不得会直接爆秤。

    不等王远多想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...

    头顶忽然绽放五颜六色的烟花,然后变成了一行硕大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欢迎【至尊贵宾】莅临本船!

    贵宾可以在天、地、玄、黄四大区域中畅行无阻,一切消费享受八折优惠!祝老板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!”

    然后这些字迹随风化去,在王远头顶凝聚成一片亮瞎人眼的“珠光宝气”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四个除了脸上没什么血色之外,姿容都是万里挑一的绝色美人,抬着一张步辇从空气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深深一福,邀请贵宾上辇。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王远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首诗:穷居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不信但看筵中酒,杯杯先敬有钱人!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连这浓眉大眼的【诡异·大炎宝船】,都长着一张看“钱”下菜的二皮脸啊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我喜欢!

    坐在没有一丝颠簸的步辇上向着船楼缓缓行去,王远忽然唤了一声:

    “仙娘!”

    “在呢,法主!”

    “你瞧瞧人家的这先进经验。

    记着啊,等咱们回去也一定要搞这种分级的贵宾会员制,‘需求’不是消费的源动力,‘互相攀比’才是啊!”

    “是,法主。您放心,咱们到时候一定搞得比它还要好!”

    王远悠哉悠哉地晃了晃脑袋,随手丢出一沓符篆,向着空中猛然一吹:

    “阴灵阴灵,同汝死生。阴阳二界,结为兄弟。我若有难,预先报陈,天上地下,通达幽冥!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呜呜呜...

    顿时,有数不清的虚幻鬼影,架起阴风便向着整条宝船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它们一边上台阶一边数数,不一会儿就遍布了整座宝船的所有区域,将各处的动静都给王远一五一十地送了回来。

    【鬼耳报听之术】!

    也正在此时,耳边忽然响起的一个声音让王远猛地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泾王殿下,草民便亲自买下这件‘青玉云龙纹香炉’,以证明我可以不付出寿元而买来宝物的话不是虚言!”

    “郑先生请,本王拭目以待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