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1907章 那家伙太可怕

    对此一幕,苏昊心头虽震惊,但他倒也不是没有见过类似古怪的生灵。

    就比如一开始的战魔炎星,那会他的头颅便关押在这监狱中的31号牢笼中,而他的主身,则是被封禁在了诛天塔中。

    不过与战魔炎星不同的是,眼前的这个无头生灵,肯定远比战魔炎星强盛。

    先不说此人的修为实力有多高深,单单就从他那体内波动出的血气而言,那也绝对不是战魔就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别说战魔,就是体魄强大犹如苏昊,与这个无头之人相比起来,那也完全没有可比性……“喂,能说话吗?”

    打量了这个生灵半响,苏昊这才蹙眉上前、主动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都觉得这个问候有点太那啥,不过对于这种实力高深莫测的生灵而言,在苏昊看来,对方也理应拥有其它方式与他沟通才是,就比如心里交流或是感应之类的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个生灵却是一动不动的盘坐在那,虽有生命气息波动,但整体看上去、他却就像是一尊活着的无头神像,给人一种莫名的诡异之感。

    毫无理会苏昊之意。

    “从他那脖颈处的伤口来看,早年应该是被人给斩去了头颅才是。”

    老绿忽然说道:“他体魄看似虽强,也有着生命波动,但好像却并没有什么自主意识?

    或者也可以说,他这身体的意识很薄弱,如今还处在沉睡中,故而也无法与我们交流。”

    简单来说,那个无头人不是天生就这样的,而是被人刻意地斩去了脑袋。

    而在老绿看来,此人的身体虽有生命波动,但他终究失去了头颅、也就是大脑以及精神的支配,而身体的意识能力,也绝对是非常薄弱的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他都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观望了这个无头之身半天,苏昊不禁一阵感慨。

    随之,他则看向了63号牢笼。

    “怎会还有一个这样的?”

    而令他倍感震惊的是,在那63号牢笼中,此刻竟也盘坐一个与其62号牢笼中一样的无头男子之身?

    确切地来说,这是一个衣着一身紫金战甲的男子。

    从体魄看上去,似乎比皆那62号牢笼中的无头男子还要健壮一些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体内,同样也是波动着一股微弱的生命气息,以及一股浓郁的血气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接连出现两个无头男身,纵是老绿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绿老头,你不是能够通过对方的气息,追踪其过往之事吗?”

    蓝魔不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尝试过了。”

    老绿叹道:“若是一般生灵,我肯定能够轻易探寻其过往,但这两个生灵都太特别了。”

    说透一点,这两个生灵都很强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有多强,纵是老绿也无法端侧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没有头颅,而且也没有元神。

    “好熟悉的气息呀?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却听那所在苏昊麻袋中的噬魂珠内,忽然传来了一阵略伴惊讶的声音。

    准确地来说,那正是时空火种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前辈、你醒了?”

    苏昊连忙招呼了一声,同时也是将那噬魂珠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得多亏了你这噬魂珠中的混沌精气,总算可以让我缓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时空火种回应道:“不过这里面的混沌精气,已经差不多被我给耗尽了,我怕是支撑不了多久,又将陷入沉睡了。”

    混沌精气,之前忌吾便给苏昊详细的介绍过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并不属于这方大世所有的精气。

    即便就算是在天世中,也是极其的罕见。

    也唯有在天世之外的一些神秘区域中,或是在那混沌禁区中的某些区域内,方可孕育出这样的精气。

    而那噬魂珠中所孕育的混沌精气,也不过只是青云的师尊陇俞,先前注入在里面的,数量也肯定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“等我去了天世,定会帮前辈找寻这种养料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恐怕还得委屈一下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苏昊也是倍感无奈。

    如今他虽为这忌吾大世中的掌控者,但无奈的是,他却也拿不出时空火种所需的养料。

    “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,还谈什么委屈啊?”

    如果此刻能看到时空火种的表情,那肯定是带着无尽苦涩的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它这才说道:“噢、我总算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前辈想起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你面前的这两个无头之人,我曾见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时空火种带着一种释然的口气,接着又说道:“那62号牢中之人,名叫沅歧,他乃是光明之主、古阳的弟子。

    而在这63号牢中之人,名为通玖,乃是轮回之主、永恒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二位竟然是两大混沌之主的弟子?”

    闻言,苏昊心头莫不倍感震惊。

    “每一位混沌之主,都有一个亲传弟子,这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
    时空火种淡定说道:“就如同我主天尤,曾也有一名实力盖天的亲传弟子,不过遗憾的是……哎!”

    显然,天尤的那名亲传弟子应该是没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可否给晚辈说说,有关于黑祸之主的事?”

    苏昊迫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问题问的可真好,也算是把我给问到了。”

    时空火种轻叹道:“而我能回答你的也就只有一句话,那家伙真的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闻言,苏昊不免感到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不禁接着追问了一句:“我很想了解一下他的来源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这也是苏昊提起这个问题的目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他的来源很复杂,别说我说不上来,恐怕就算是混沌十二主还在世,也无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时空火种回应道:“因为对于他的来源,我们曾也有过很多的见解。

    比如说他乃是来自天世之外的混沌异类。

    也有说他乃是由天世中的众生之怨、而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更有说他乃是由混沌十二主的阴暗一面汇聚而成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更多的见解。

    但却没有一个能够对得上号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想扯清楚这个问题,恐怕也只有去找他本人谈论了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